而且缺资金
2018-09-09 15:1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深圳是个非常适合拍电影的城市。”康家祥表示,“这里可以拍电影的题材太丰富了。很多导演没有在这里生活过,没法拍深圳的东西。只有像我们这样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才能拍出深圳的味道。”

“此次拍摄《七里香》,纯属偶然,应该算是一部表达乡愁的作品。”康家祥表示,他的《七里香》是一部意外之作,“今年清明节,我从深圳回家乡长治扫墓,看到长治粮机厂破产后被开发商拆迁的颓败情景,心里突然萌生了拍下来、留个纪念的想法。”康家祥说:“不赶紧用镜头给粮机厂留下点记录,过不了多久,那个产品曾经行销国内外的粮机厂就消失殆尽了。” 经过紧张的筹备,康家祥用随身携带的一部微型摄影机,在粮机厂正拆迁的地板楼内作外景开始拍摄。临时攒台词,临时请朋友和熟悉的演员友情出演……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七里香》这部小电影。

康家祥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长治人。十多年前,他外出求学,毕业后一路南下,到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城市——深圳开始打拼谋生。也正是这样一种人生经历,为他日后的电影梦想奠定了主题——在中国社会转型时期,关注那些特定的群体。

《七里香》讲述的是,老哥俩在一个即将拆掉的筒子楼中喝最后一顿酒的故事。“主人公一个叫大庆,一个叫永革,还有一个叫吴畅。吴畅是一个已经去世的灵魂,他来到人间陪两个老哥一起喝酒、朗诵。面对即将拆掉的房子,无力挽回的现状吴畅只能静静地来,静静地离去。”

康家祥在深圳工作了20年。从事影视工作,碰到好故事或者摸到摄像机的时候,就总免不了想拍电影的冲动。《桥下》是一部纪录片,片子的主角是郭志成,一位拾荒老人,他的经历可以折射出中国一个时代的变迁;《夏爷的葬礼》讲述的是另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在与生活抗争无力之下,决定在重阳节这天,在他寄居的立交桥下,提前为自己举办一场葬礼。

事实上,深圳想拍电影的人并不在少数,“演员不好选,专业的电影制作人才深圳几乎没有,而且缺资金。即使有资金,也很难与电影创作很好地衔接起来。”康家祥介绍,此次参与《七里香》拍摄的演员只有一个是朋友,其余都是专业演员。

布吉大芬油画村内“青春学堂”免费为青年“充电”坂田整治辖区安全隐患重点单位排查完毕并开展座谈工人勘察管线中毒身亡 事发龙岗街道龙新社区鸿基路龙岗沙湾小学门前脏乱差 网友称之为“最脏上学路”《黄河大合唱》响彻深圳音乐厅

康家祥说,电影是一种凝视人生的方式,也是一种关于人的艺术。他用电影这种形式,让镜头的光照进了小人物的世界里,这是第一层人文关怀,而让观众观看这样的电影,去比照自己的人生,思考人生、人性,也许这才是电影更深层次上的人文关怀。

康家祥介绍说,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粮机厂是由北京、天津和无锡三个地方合并迁来的“三线厂”,这样规模的粮机厂在全国也只有五六家,其设备大多是进口,产品也销往国内外。“然而,到上世纪末,粮机厂的经营每况愈下,最终破产。我从小就在粮机厂家属院成长生活,对这里有着不可磨灭的生活印记,拍这部电影完全来自内心的情怀。”

“向来投资都是冲着那些低风险高回报的项目去的。”康家祥坦言,“很多人都是玩票性质,把拍电影与拍dv等同起来。自己编剧、找钱、拍戏、独立发行,这是深圳民间电影制作的常态。”

正如康家祥所言:“当我们越接近普罗大众的真实人生,就会发现在这看似简单而寻常的生活中,蕴含着无穷无尽的人生哲理。他们是世界的镜子,映照出众生的真实面孔。”

康家祥表示,《七里香》借台湾诗人席慕容的诗歌名作作为片名,并在最后以朗诵这首诗结尾,其用意不言自明:此心系故园,情怀追昨天。在“沧桑了二十年后”,才发现“魂魄”方可“夜夜归来”——这不是他一个人的粮机厂,而是被拆迁后那些流离失所的粮机人的粮机厂。

“我们想呈现给观众的是一盘原汁原味的大头菜,需要靠自己咀嚼才能感受到它浓郁的味道。”康家祥透露,《七里香》以及之前的《夏爷的葬礼》、《白床单》成本均不高,“目前只能靠这种低成本的影片实验自己的电影理想,这是一种无奈之下的积极之举。幸好,这部影片可以在小范围内与观众见面。”

广东举行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座谈会9月7日11时深圳全市防空警报试鸣 反复3遍一个周期深圳拟出台场馆惠民指导意见 每天或设固定免费时段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开学 首届硕士研究生招生近百人宝安就业网络平台上线 手机一摇就知附近招聘职位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20motogrupo.com可以赚佣金的棋牌平台,真人棋牌平台,潍坊棋牌游戏开发版权所有